《幸福迷途》:不姓福,就姓曾

January 14, 2014 | tags | views
Comments 0

南都娱乐周刊》出品《幸福迷途》,本身就是次很大胆的尝试,和以往同类影片不同,片中人物既无以往中国都市题材的不食人间烟火,也没形式主义的阖家欢。影片以点代面,用既成套路诠释出了跟同类影片并不一样的电影。片中有亲情、爱情,更有各种对人生观、价值观的积极感悟。



《幸福迷途》同样将群戏的故事单元打碎,再逐渐加以重塑。有趣的是,片中人物关系中还有带着强烈代表性的阶级差异,让影片对中国社会的折射更为立体,也带来了更多的矛盾冲突和笑料。片中既有手握大权的政府官员,服从社会潜规则的大资本家,处于社会中层的奋斗青年,又有迷失于欢场的电影人。片中主人公都在事业与生活中失去本心,随着剧情的发展,重拾生活的真谛。



尽管片中各色人物阶级差异引发的戏剧冲突对于人物关系来说有些过于自律,但影片总体传达的思想非常难得。印象里该片是多年来中国时装片里少有的可以从侧面折射中国社会现实问题的一部。正因如此,影片没有云里雾里的亭台楼阁和矫捏造作的强作欢颜,工业化的故事框架里是颇具人情味的小品,每单元的情节都喜感十足,却又让人五味杂陈。随着情节的深入,许多角色被挖出更多背景的同时又有了新的发展和转变,在人生观世界观与价值观发生变化的同时重拾幸福。



“幸福”近年来普遍被关注的一个问题。中国百姓不再忍饥挨饿,GDP稳固提升,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却与刚刚解放后有了很大不同。最富讽刺的是,面对话筒中国百姓已经失去了按照自我意志表达的能力,一边在表述自己的幸福生活,另一边却让看者黯然神伤。一句“不姓福,我姓曾”,看似是个不经意的笑话,却道出玄机无数。



“幸福”二字看似简单,却并不容易。幸福与金钱、权利、地位、名望无关,它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这种满足感在公平社会较易得到,而不公平社会如何幸福,本片则给出了较为合理的答案。很多时候,幸福不是不择手段的你争我抢,而是慢下来,等待灵魂把真身追上。当人有了脚踏实地的满足感,幸福应运而生。



中国人跟幸福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陈丹青当年回国的第一感觉是中国人“一脸苦相”。这种苦与财富无关,是长期心理恐惧的结果。现今的中国人比当年生活条件优越许多,幸福感却在逐年下降。幸福之上还有快乐。找不到幸福,快乐无从谈起。《幸福迷途》虽然解决不了中国社会的现实问题,却有种西方社会 “Let go”(放手)的思想传达。这种非官方的姿态带着具有普世价值的睿智鼓励人们释怀,从而激发正能量,让人不再较真,相处不再困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